喜欢就分享到朋友圈!


作者:《易演伤寒论》刘东军

张仲景原序全文如下:

余每览越人入虢之诊,望齐侯之色,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也。怪当今居世之士,曾不留神医药,精研方术,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但竞逐荣势,企踵权豪,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务,崇饰其末,忽弃其本,华其外而悴其内,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卒然遭邪风之气,婴非常之疾,患及祸至,而方震栗,降志屈节,钦望巫祝,告穷归天,束手受败,賫百年之寿命,持之贵之重器,委付凡医,恣其所措,哆嗟呜呼!厥身已毙,神明消灭,变为异物,幽潜重泉,徒为啼泣。痛夫!举世昏迷,莫能觉悟,不惜其命,惹是轻生,彼何荣势之云哉!而进不能爱人知人,退不能爱身知己,遇灾值祸,良居厄地,蒙蒙昧昧,惷若游魂。哀乎!趋世之士,竞驰浮华,不顾根本,忘躯徇物,危若冰谷,至于是也。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乃勤求古训,博采众方,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阴阳大论》、《胎胪药录》,并平脉辨证,为《伤寒杂病论》合十六卷。虽未能尽愈诸病,庶可以见病知源,若能寻余所集,思过半矣。夫天布五行,以运万类,人禀五常,以有五脏,经络府俞,阴阳会通,玄冥幽微,变化难极,自非才高识妙,岂能探其理致哉!上古有神农、黄帝、歧伯、伯高、雷公、少俞、少师、仲文,中世有长桑、扁鹊,汉有公乘阳庆及仓公,下此以往,未之闻也。观今之医,不念思求经旨,以演其所知,各承家技,终始顺旧,省疾问病,务在口给。相对须臾,便处汤药,按寸不及尺,握手不及足,人迎趺阳,三部不参,动数发息,不满五十,短期未知决诊,九候曾无仿佛,明堂阙庭,尽不见察,所谓窥管而已。夫欲视死别生,实为难矣。孔子云:生而知之者上,学则亚之,多闻博识,知之次也。余宿尚方术,请事斯语。


 刘东军点评请注意


观今之医,不念思求经旨,以演其所知------这三句话,其实一方面作为仲景痛斥当时中医界的离经叛道者,又断言他身后的注解医家孙子们是如何依然不懂易演。另一方面也正是医圣要去证明自己是如何运用《经》旨来演其所知。


    所以,批判后世历代《伤寒论》注解医家的第一个人并不是我刘东军,而是张仲景老爷子。


    所以,希望某些看不下去有关《易演伤寒论》的自以为挨了骂不服气的大侠以后就不要攻击武将了。


    那么,他的演其所知,又是用的什么方法呢?《易演伤寒论》的出现,权作抛砖引玉矣。


   --请一定注意的是:张仲景的《伤寒论》不是临床经验的记录。然,后世某些注解医家本身无能也情有可原,但令人十分发指的是---某些注解医家仅仅为了为了掩盖自己的笨蛋加混蛋的脑筋,疯狂叫嚣,肆无忌惮地诋毁医圣的悟性。甚至将《张仲景序》蔑为后世托名医圣所做。这是极其可笑的!历代注解根本不懂仲景这句演其所知是指的什么。也跟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演。演者,可以理解成推演。其实就是古时候的一种庙算方法。那么,实际上仲圣是在用什么来演其所知呢?应该用的是经旨。不然前后文不会一口气这样说---观今之医,不念思求经旨,以演其所知。


   事实上,仲景先师依据六经环会,五运更替之法,一气呵成《伤寒论》乃是易演的证据充满整部《伤寒论》《金匮要略》作为《伤寒论杂病论》的一部分,其实是《伤寒论》正经之方与正经之方中的间方补充。因此,话既说到明处,余在此也没必要非得强调张仲景原序真伪以及---观今之医,不念思求经旨,以演其所知这三句话是否就是说的易演伤寒论从而给自己的《易演伤寒论》贴金。
   仲圣能做到《经》旨演伤寒;余皆用《经》旨,反向推演,图先师所用六经十二辟卦易演之方法,亦正与伤寒论伤寒几日几日相互吻合。从而凸显和纠正了一千八百年来诸多注家因为不懂如何破解易经真谛;亦中医界因不知如何破解《内经》,既最终更不知如何实现三经合注。这种窘境终于在1800年后的今天结束了。因为中医界出了个非常没有文凭的七年级自学者----刘东军。他写了本《易演伤寒论》。


    所谓知足者常乐,所以,我请某些大侠知足----看了我写的《易演伤寒论》破解了仲圣老爷子的思路不感谢我不要紧,可别再骂我了,因为,经方学术界,第一个批判你们的人并不是我。


《易演伤寒论》书籍在线订购-闪电发货支持货到付款


点击扫描此码可将本文分享到微信!随时关注易演动态!


【学中医】《易演伤寒论》阳明篇选摘
【学中医易演伤寒论】《易演伤寒论》与《伤寒论》其他注解的区别

上一篇:

下一篇:

【学中医易演伤寒论】“张仲景原序”如何一语道破“医道乃易演”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