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人与中医古圣差的是象形思维训练

刘东军

假如眼前,是数轴上的正负零点,那么,逝远的时空。与未来的时空。都是可以拉到这个数轴上来。
假如思想也有正负零点,那么看到的和看不到的外观世界与看到和看不到的内观世界都可以用思想来内外驰骋。
研究外观时空和人体内观时空都需要人和时间来做。然而《内经》已经做到了。你只需要把灵魂俯伸进去,去阅读,去逝远就是。 
如将人体拟为宇宙的六个圈层模型,那么这个宇宙的所有大格局病患走势分析,都是这样体现在《伤寒论》的六经模型中,既所有推论得出的病机起论点和病机止论点,都是由原条文中八十五个有关“某伤寒几日”的“数”的所指六经模型的主客复叠,以及主客渗透等方式排列中的阴阳空间与阴阳含在的密度大小等因素而决定的。这个模型的最基本构成,就是“太极”,我将它称作“易演模型”,“人体小宇宙”,但要做到如何把这个宇宙进行系统描述,这就是古中医的“生理学”。
覆叠卦象中的阴阳爻的结合即是人体阴阳格局,厚度,密度结合,可体现在脉象,症状病机 ,这些不正是被历代《伤寒论》学者所忽略的吗?这种象思维的训练不正是中医人必须的吗?
谁是把我们探索仲景思想源泉的梦想和希望引向深渊的魔鬼?谁是引领我们发现古中医背后的六经模型既智慧?这个问题是如何认清和还原医圣思维方式的首要问题。中医《伤寒论》学术界过去一切研究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为不能发现与描绘出这个能够体现“医易同源”的“六经阴阳主客覆叠模型”,以还原真正的仲景伤寒论立论思源。“易演模型”是复盘仲景论伤寒中的每次“起论”到止论的过程,更是确立研究“要去哪里”的向导,在研究深奥的《伤寒论》以及其他中医古经中未有研究方法领错了路而研究结果不失败的。我们的古中医之研究要有不领错路和一定成功的把握,磨刀不误砍柴工,不可不注重我们的真正的研究方法“六经象形易演模型”以达到与原著的数象考证与吻合,以摈弃千百年来把我们的《伤寒论》研究领向深渊的那些错误的,无奈的,幼稚的牵强敷衍。 


《易演伤寒论》第二期精修班学员感悟
【网诊医案1】三服药治好一个病,前后症状舌象变化

上一篇:

下一篇:

今人与中医古圣差的是象形思维训练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